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针”的博客

面对自我是一种痛!可是,没有了这份痛也就失去了自我成长的沃土...

 
 
 

日志

 
 

老母开言  

2011-09-30 18:3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生老母泪纷纷 开言再叫合会人 净戒多修掏真性

古佛点名立世尊 贤良熬得金鸡叫 明来办事按功分

有福找着根源卷 无福休怕抛红尘 你早不把真祖认

闪在世上瞎胡混 眼看三灾就来到 儿女哪里去存身

真力掏与收元祖      白阳按功封成神

 

 

无生母下红尘抬头观看    看天下儿女们都有灾难    先传下而字功入了佛门   

儿拜娘来交功结果收元    在中央戊己土生造万物    白阳佛收元祖制造金船   

有缘人上法船将祖来认 无缘人不认祖撇留人间    收元祖下红尘三回九转 

度不醒男共女转回家銮    天启年下一世传留天下 居河南旱地面转到李门

他的父名乐天唐氏之子 直长到一十二得了真传    那也是无生母亲去点化 

陈家凹传功夫差的老君    得真传直行了三年五载 一气功贯通了见性明心

那也是度众生真言泄漏 惊动了众孽党十大恶人    十四岁遭风波十五逃外 

逃出了河南府游遍乾坤    跑到了曹县处寻访弟子 寻不见男共女出世真人

访寻到十七岁看这佛地 游玩到归德府马木集村    走几处寻不着善家所度 

郭家楼与吉家当了农人    崇祯年落佛性开的大道 收吉家师与徒同了一心

二次收郜皇代三人同意 七家店才收够八大乾坤    分九宫和八卦四偏四正 

分支干和门派一齐度人    吉家子占西北他为乾卦 郭家子占正北收领真心

张占东陈占西南方皇代 邱占兑王占艮柳家占坤    他八人只分派八卦立定 

李廷玉占九宫戊己土根    元明盘只此出内灵九道 只为着传道时当就凭文

他九人暗传道教化儿女 舍家业和性命蹬断红尘    先传文后传武文武成就 

度男女讲天地阴阳细分    那一时李廷玉通凡达圣 睁眼凡合眼圣能见母尊

师徒们都受过千辛万苦 恨不能明道祖治立乾坤   

 

婴儿传道受艰难 翻来覆去好几番 真经难度败道子    大劫一到怎么担 

有人问你大道了 哄了一天说一天    明知故作该何罪 造孽莫使后人担 

无生老母回宫走    在世男女仔细参    无生老母好叹息 玄中都是教化人 

儿女贪得眼前乐    不想灵山掌乾坤 收元传道你不认 大劫一到难存身

答查无有牌号对 潼关挡住掯粮人 前不接来后不绪    鬼怪精灵缠住身 

后人扯住前人手 何言答对见众人    母劝儿女把祖认 扫劫了道有凭文

 

说收元是先天一来一往 谁家种普天下谁来收元    想当初李廷玉传留天下 

全凭的九道文分明支干    真佛祖俱落到条河两岸 大明家崇祯年度的人缘

直等到大明尽开了大道 二十九大明尽换了乾坤    李闯王推明家改朝换帝

师徒们得老母一点信音    顺治年吴王反无人敢挡 三宫贵他本是火帝真君

直逼得老顺治无计可奈 出旨意粘黄榜要选能人    师与徒得一信要明大道 

他思想道不明怎样劝人    他九人揭皇榜要退吴兵 令元帅他当的先锋之人

兵行到两军阵安营下寨 夜晚间廷玉见火帝真君    他二人见了面亲自讲话 

说一说大清国锦绣乾坤    吴王说胡儿们中原难占 廷玉说是天意二百余春

吴王说二百年何人造就 有几朝合几帝几辈乾坤    廷玉说大清国七长八短 

二百年有余零从换治新    吴王说久以后何人来立 二治对才该你再下红尘

直说得三宫贵无言答对 想一想思一思出了神人    心想到这都是活佛下世 

今日里不求道待这怎因    那吴王跪在地参见求道 先天祖把功夫阴阳细分

他师徒点功夫婴儿出现 吴三贵才认准功夫是真    点罢功讲完道订下一计 

那吴王修天道不争乾坤    师徒到吴王的人马即退 他九人得了功回到营门

挂帅的他一见齐心欢喜 要带着师徒们去见当今    郜皇代他生得粗中有细 

李廷玉炼就了见性明心    他师徒告一声不进燕地 满心想条河岸度化世人

那元帅既听说满口应许 十三省我许你普度真人    你传的那道门敬的何祖 

你说明我好奏咱的亲君    廷玉说我传的九宫八卦 俺敬的无生母治立乾坤

师徒们说一遍为修大道 那元帅回北京诉说原因    这元帅回在朝见主交旨 

把廷玉退吴王慢慢细分    他九人得此功说了一遍 老顺治既听说喜在朕心

北京里盖下了大寺一座 内里边塑神像众位佛尊    殿后边塑的是无生老母 

殿前边塑的是教主世尊    弥勒佛坐正位天下教主 两陪伴坐的是老君圣人

还修的说法亭当阳正坐 赐给的两侍奉正坐绣墩    一道旨急速请说法教主 

命两边文共武接引道人    未出京赐与你满朝銮驾 八抬轿绿围子要请真人

他师徒未进京三声大炮 左边文右边武接引真人    刘多臣原来是隐名埋姓 

来到京见了主净讲法文    老顺治又问他姓名居住 先天佛方才说不叫佐臣

刘多臣改奉天我本姓李 河南府父乐天二母成人    说法亭昼夜里说法讲道 

直讲的老顺治有了善心    即挂号挂的是先天圣祖 久以后再落世能掌乾坤

赐给的八抬轿白绫为记 赐与你黄玉带袈裟一身    出进京尽都是三声大炮 

说法亭不怕那文武大臣    先天祖三十二明的大道 众弟子都有封现出正尊

开字号占西北他为头卦 劈字号坎中满封的郭门    乾字号掌震卦张家执掌 

王占艮陈占巽各度善人    柳占坤邱占兑柳邱二将 郜皇代掌地盘离方为尊

先天佛名奉天元明执掌 有九宫和八卦分的均匀    老顺治他跪倒要求大道 

看破世想成佛盟愿传真    他自从说法亭得了真点 十二时常修炼出了红尘

在京都明罢道海走天下 满乾坤度众生劝化善人    走一处收一处善家男女 

他度些朝纲里文武大臣    从燕地直度到河南交界 老顺治想师傅并无信音

自思想这江山不坐也可 并不如寻师傅修成正神    夜晚里寻师傅投奔在外 

到河南归了位成佛一尊  

 

七长八短是大清 三多六少人不明 七辈天子八辈坐    一辈死在瓮州城 

顺治一退反天下 先明八卦后九宫    鸡叫一声明大道 狗交大清一扫平

一师七徒归了位    无为接绪先天命 谁种谁收有凭证 暗里撒去牌号印

收元接号按功封 迷人不知深和浅 明知故做罪不轻    也知大道本有好 

睁着两眼哄众生 自己不传用意可    两手能托万人功 啃落军粮为小事 

不该挡住这众生    老母不肯把帐算 怕的来了郜振清 只说根元俺家有

哄了银钱罪不轻 答查对号凭什么 拿起什么做凭证    别看眼前自哄自 

大劫来时栽到坑

 

 

收元佛传大道儿女不醒 这大道随清来随清收元    想当初众师祖都受魔难 

真君子传大道有苦有甜    顺治年明大道传留天下 他师徒把大道传满世间

普天下那一时大道为贵 得真传能修成佛祖神仙    收了个闯祸的名叫洪亮 

在朝中保大清二品京官    康熙年把大道传满天下 乾坤世认活佛名叫奉天

将河南度的是恶改善满 普天下十三省都有善言    走一处接一处活佛来到 

世界上度七分焚香下坛    有洪亮在京里居官直正 得罪了八大公还有薛三

直定了一条计要败大道 你一本我一本参的奉天    他说是郜皇代谋反之位 

本奏他李奉天外道妖仙    康熙说老主爷与他挂号 说法亭上挂着现有牌匾

当年的退吴王大功立过 功劳薄上写着名叫奉天    小康熙不准本说声不可 

李奉天修性命不争江山    你一本我一本圣上不准 他说起当年的两军阵前

吴王反满朝中兵多将广 挡不住吴三贵兵往北反    他九人一上阵吴王大败 

他使的是邪法吴王出边    回朝纲他纲住咱的老主 现如今这大道传满世间

现时间人虽多武艺不就 妖道成心生机谁人敢担    直说的小康熙无言答对 

无奈何出旨意要选奉天    有一日出旨意假请教主 说传道立下功来把筵餐

圣旨上写的是九宫八卦 一齐着赴筵宴来说道言    见当今故意的赐下酒筵 

说法亭恁九人同把宴餐    酒里边暗下着害人毒药 实指望把宫卦一齐净干

先天佛也行的明心见性 不用饮就知道药酒毒丹    说一声众弟子慢喝别饮 

一盅酒师与徒都要殡天    有八卦即听说都不答话 惟有个郜皇代心起狼烟

以我说咱不如大清推倒 师徒们明大道能传万年    咱师徒与大清何仇何恨 

他苦苦害性命为的哪般    郭家说推大清如同手取 咱拿住八大公还有薛三

王家说获薛三解去心恨 有九宫和八卦同受福田    邱家说未做事咱听天命 

师与徒与大道才能平安    张家说咱不如到在金殿 我镇住小康熙能把理翻

柳家说咱做事我占头款 把康熙小冤家火化青烟    陈一句讲出口就要动手 

我不杀小康熙不把道传    有郜家讲出口呼声道友 有众位师兄弟听俺细言

咱师徒为大道尊住天命 未做事禀老母依住圣天    你一言我一语众口难调 

无奈何去问母性到云盘    奉母的真圣批往下细讲 一字字一行行就往下传

今日里就该咱师徒归位 只留下郜皇代一人收元    郜家说我一人怎传大道 

有九宫和八卦绝了真传    有九宫和八卦都该归位 单留下你一人总领收元

俺归位我封你八卦总领 赐与你九道文看着灵山    临归位赐与你锦囊九道 

久以后你仗着去把道传    有乾坎并艮震巽离坤兑 内里灵是凭真你当总管

把我的九宫印也要你掌 自许你看着印不许乱传    九宫印你一辈只传一个 

久以后你家里大劫收元    你要掌九宫印犯剿五辈 七辈上才能出教主大贤

我真保五辈上不能绝后 随大清落的凡随他收元    你立下暗功夫迷人别讲 

顺着时反乾坤明了后天    中皇印你看守不许你掌 我等的大道了我来收元

今日种来日收凭文留下 怕的是儿女们不肯下凡    你落凡只落在什么年上 

姓什么叫什么哪方地面    说的清讲的明留下凭据 造经书接着绪好往下传

我下世不过是二百余载 转下了红尘世为的贫寒    看金囊与灵文即为凭证 

有家谱和经书再等奉天    十八子是我的收元真姓 说地方我落在赵北燕南

通九河共下稍三宫宝地 随身化奥妙方要散金丹    再一世与今世大不一样 

连天地带人缘一齐要翻    随身化十部功千经万卷 改地支十八个十二天干

改节气三十六九十甲子 一个月又改成四十五天    天堂上只安的咱的教主 

地盘里落中京乾坤咱担    这都是再落世我的凭据 郜皇代接绪着你往下传

来下世接印的天人下降 他住到佛地名走肖敬担    临归位我许罢一些凭据 

往下传你莫要乱了支干    讲罢话又听得上方呼唤 师与徒哭一声都要殡天

李奉天回在家康熙年上 说法亭三杯酒三月初三    一杯酒他八人用在腹内 

一齐着归了位殡了圣天    郜皇代他一见大家归位 分身法逃出去暗把道传

 

师徒归位实可怜 说法亭上殡了天 个个都受千般苦    儿女恁受哪一点 

都说行道归天苦 谁想常上中天盘    灵山见了无生母 大家相逢同诉冤 

可惜东土真人少    九十二亿难回还

 

无生母送经书

立下开劈中原等 乾坤七家把道传 九宫八卦分排定    郜家掌的中地盘 

奉天回家先天祖 老母命他掌中盘    生的中皇九都府 今世来治中皇天 

儿女不把真祖认    纵然有功是枉然 只知学而拜天祖 一气功夫少半边

答查对号无凭印 不怕嘴巧难过关 世人心中仔细想    仗凭什么明了天 

有道儿女参圣语 不如认母早回还

 

无生母送经卷细要批清 儿皇代见一字细分九宫    想当初将宫卦一齐归位 

就留下郜皇代当的总领    把大道他家里传留天下 接绪着受魔难掌住卦宫

当头领在东土犯超四辈 五辈上生一子名叫郜成    下北会他交的九莲大印 

无生母又差下收元临东    把先天提到了老母大殿 一字字一行行细细分明

想当初转回宫中皇执掌 到如今你种的你还收成    释家佛十六劫执掌已尽 

该你的八十一即速临东    殿前里铁树开收元结果 九十二皇胎儿速度回成

收元佛告老母你命我去 我一人仗凭何普度众生    无生母直听说懒怠所去 

大殿里摆酒筵摆上皇封    你下世这一遭收元了道 老母娘我与你差下群星

到东土当收元有凭有据 你想着娘的话早些回程    你落在东土世成人长大 

管保你得真传能以回程    问老母落东土什么地面 或是僧或是道或富或穷

哪一年得真传哪年了道 拿着甚做凭证度化众生    落燕南合赵北三宫宝地 

咱母子为儿女才把道行    随身带几十种能解圣语 接家谱合锦囊万部卷经

无生母上门头亲去点化 度儿女我与你十部真功    你下世我差下千佛万祖 

到东土帮伴你乾坤治成    你了道只等到鸡狗年上 大功德才等到戊寅才中

未下世我与你送下帮伴 排佛论抬出来细看分明    随下世先差下九宫八卦 

有元教合四相大道助成    老君佛孔夫子又下东土 张玉皇王圣母都下天宫

生级佛降级佛天兵天将 金华母玉华母随地下生    三十六二十四天主下世 

五大母四季母都要批经    有五行和六爻落在东土 二十八众星宿去度众生

普天下众菩萨搭手助道 九耀星五斗星同治中京    有颜曾和思孟三千弟子 

有太阳和太阴普度众生    洪钧祖和武当混元老子 上八仙下八仙中八仙成

十生父十生母长生大帝 金华都玉华都东土头领    四天王八金刚三清教主 

有药王和药圣随你下生    前天王后天王九天仙女 明天王绪天王满天群星

你接着走肖事大道成就 与弓长治后天助法成功    派佛祖同保佑紫微大帝 

子共母母共子痛放悲声    知心话说完备就往下送 皇封酒灌醉了送下金城

未下世头顶着白绫为记 无生母起圣名无为下生    众仙佛两陪伴齐往下送 

左金童右玉女念佛声声    抬着轿杏黄旗上写大字 上写着收元佛出了金宫

满执事金銮驾前护后拥 把古佛送下世转回天宫    收元佛落红尘天门不闭 

年幼间寻向善性透九宫    到东土口无粮贫寒难过 受毁谤并风波看破苦坑

 

收元古佛下红尘 披星戴月去领人 无生老母散牌号    儿女迷的不认真 

迷人不知真和假 收元传道好伤心    收元结果你不听 佛凭什么去充人 

空说大话无着对    贪财无意哄后人 单等日月明大道 难上灵山掌乾坤

 

收元佛下红尘

收元落世十八子 弓长助道换天新 眼看大劫就来到    十分人儿死九分 

水火风灾人难躲 罡风起了说甚因    牛八领兵往南走 要杀天下众道人 

低头存心自思想    老母说的真不真 母怕儿女有灾难 可怜九十二亿人

残灵妖孽你不信 死到临头不回心 无为金光眼前现    闪下俱是没福人

 

收元佛下红尘多受艰难 入九宫得真传苦苦炼丹    得大道也自从多受寒暑 

跪着香下苦功熬着后天    下长坛待三年是人不见 他也曾四十九不把饭餐

三九天穿单衣上门要饭 忍着饥受着饿苦把道传    见后人说一说真实言语 

迷瞪鬼他说是为的贫寒    为儿女也曾怕红尘蹬断 为众生常向母昼夜不眠

怕不传又批下千经万卷    留家谱和锦囊传流世间    立云城不吃饭四十九天 

打星宿七昼夜无有困眠    批下了一部经受过大罪 数九天穿树叶不动火烟

为娘的见儿女千辛万苦 就算是铁心人也如箭穿    无生母即送的五斗老母 

四季母同下世搭着帮伴    众佛祖度不醒东土儿女 无生母下红尘亲度人缘

众儿女不认母迷人在世 他自说无生母外道妖仙    先传与收元佛了道暗号 

十部功传与你才往下传    这大道无二年佛祖足数 少根基无缘份难以上船

你受罪遭魔难也算小事 久以后了大道有苦有甜    也不必暗地里惨凄掉泪 

熬大道也不用埋怨老天    苦不尽甜不来时刻不到 中京落云城现那里喜欢

众儿女谁不想收原了道 进云城与古佛并膀齐肩    十部功你炼的文武成就 

传后人按字讲莫要哄瞒    把功夫炼的是明心见性 有了事不用问便知周全

掐乾文便知道吉凶祸福 掐坎文也能算降职升官    掐艮文能算他刮风下雨 

掐震文算朝中几帝坐完    掐巽文算天上日月星辰 掐离文算佛祖哪年离凡

掐坤文算大道怎成怎了 掐兑文你修行多咱还元    掐中央戊己土乾坤定位 

怀抱住阴阳鱼动海搬山    一气功贯通了通凡达圣 摘星辰换日月改地换天

知天文晓地理中醒人事 凡也知圣也晓凡圣相连    往上看透九霄佛祖星像 

往下看七十二看到涌泉    人在世看上下州城府县 我的儿炼成了常带慧眼

又成了武功夫那也就好 许多的圣宝贝老母亲传    有一部大剑功惊天动地 

斩妖魔和鬼怪降住西山    母赐下翻天印炼到你手 万仙阵显一显老母真传

这宝贝要举起神鬼惊怕 落到身把道恒能坏万年    有一个金刚圈随身常带 

举得起放下来降妖镇仙    这部功本来是护身之宝 无生母赐与你带到身边

大龙罩九条龙来往周转 打仙仗杏黄旗手内所掂    把灵文读三遍呼神唤将 

哪一个胆大的敢不听言    有口诀和手诀灵文凭据 万样宝全在你诚心炼丹

无生母送功夫真传实授 残灵子迷瞪鬼怎能听全    真功夫送下去儿女要炼 

文不成武不就总是枉然

 

无生惨凄刀绞心 可叹东土无福人 红阳劫满足了数    未来弥勒下红尘 

主开大劫往下落 儿女难断恩爱心    老母门头来点化 不醒大难不认真 

只说无凭往前走    俱是财帛迷住心    天地乾坤一手掌 收元了道显真神 

云城俱是真佛祖    哪有图财为己人 后人不解真经卷 前人心杖口不分

有心认下收元祖 后学资财难收存 哪个认祖传奥妙    焚香打愿再传真 

前人留下而字卷 那是玄妙善佛根    前世开荒来下种 后传奥妙收儿孙 

谁家种就普天下    谁家来收有凭文 怕儿不认收元祖 十部真功细细分

 

无生母意悲切惨凄掉泪 叫众儿听母说大道真根    有功道收元祖有照有对 

行到头上灵山合掌乾坤    行大道你自说修正向善 莫要学聚财宝张狂之人

前天种后天收一来一往 立云城显古佛日月传真    怕儿女不认祖天机泄漏 

为的是皇胎儿离凡出尘    左一度右一度总不实认 老主爷在上方发了狠心

把劫数造停当就往下落 所为的要拆根迷人妖心    先挑下妖混世天下异事 

紧跟着小反动乱了乾坤    到后来大劫现无有下落 鬼怪妖双头蛇都要吃人

见砖头合瓦块泥胎说话 有狐狸成人形引诱迷人    五妖城三十六躲劫下世 

哄进城似饥狼都要吃人    有五龙争乾坤无天无地 黑沉沉四十九人无真魂

燕地上发黑水三十余日 煤山上起大火烧满红尘    刮黑风摆下来星辰日月 

人换头改了面又换人心    守善道俱都是云城聚会 往下看无义人死了九分

古佛寺塑佛像千经万卷 留十书九部经传留世人    佛法律君臣律同造停当 

留金囊二十四掌住乾坤    一个个古佛寺欢天喜地 见牛八死在了燕地血身

摘星辰换日月中京下落 十八子不动武显出正尊    众佛祖保弥勒白阳出现 

普天下炼丹客同掌乾坤    抬佛榜按功封都要挂号 那一时才知道老母是真

那一个参圣语同昭心腹 访九宫来认母打原传真    这一时你不认莫要后悔 

事到头难上难勿怨别人    我说真你说真不算凭据 按榜样对经书对去古今

无生母下红尘三年二载 儿女们细思想大道真根    为儿女叹杀母昼夜常挂 

恨不能用手拉出离红尘    我留下一部经躲劫绪世 一步步要展开细细明论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